0%

泫的 2023 年终总结

一转眼又到了这个时候,想想这一年差不多又是虚无度日,一事无成,蝇营狗苟,尚且偷生。

header

泫的2023年终总结

近几日的升温唤醒了冬眠熟睡的蚊子,二氧化碳加之热量的辐射指明了新鲜血液的坐标,于是蚊子用独有的嗡嗡声打扰身体倦惫的我。
除了光秃秃的脑袋裸露在被子外面,其他地方都封锁得包圆妥帖,依旧无用,恼人的声音烦乱得不得安眠。
四下里不怎么安静,不知是冰箱电机的嗡嗡声,还是水管里发出如挂上十多分贝的倒挡引擎声呼呼作响。午夜时分鳞虫淅索展臂,羽虫在不知名的地方蛰伏,又是灵感迸发之机,年终总结似乎也该滴墨成文了。
一转眼又到了这个时候,想想这一年差不多又是虚无度日,一事无成,蝇营狗苟,尚且偷生。

职场

首先说说工作,尽管经常不想工作,但目前也只有上班能提供稳定的现金流,收入是贫苦家庭维持生活的必须底线。没得选,先正常打工吧。
这一年低职级晋级两次都没有成功,个人对这点还是比较不满,用大佬的话来说就是“一年白干”。虽然我是一个佛系的人,但付出和回报不太匹配这件事情应该没有人会欣然接受。
我很少以恶意去揣测别人,站在领导的立场,资源就那么多,是要优先给手下自己看来更好用的人,换个角度如果我在领导这个位置,不知道是不是也会做出类似的决定。
我平时不太卷,做事情比较拖拉,虽然最后论下来大家的产出相差可能没有那么大,不过性格上不会成为领导喜欢的类型。
第一次晋级申报的时候,上两级的领导拉上我领导说内容写的亮点不够,不过我大概把自己工作中有亮点的部分简单写了,接手项目的架构设计都是之前人设计的,我也没有写这部分,最后告诉领导没啥写的,就这样不改交了。
在别人眼里我大概就是态度不好,不够上进,领导给的机会可能就那么一两次,你把握不住就没有了。尽管知道在职场中应该怎样做才能获得最多的资源,做你觉得正确的事情并不一定是优解,做领导想做的事情才是这套规则中更正确的选择。
最近看了一部电视剧《岁月》的解说,本来也明白很多讲情商职场道理的东西,但我一般还是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处理很多问题。
整体大环境确实不好,不过同样几年前的文章我也写过,对于能力很强的人来说,在竞争激烈的红海依旧能脱颖而出,我也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了。
跟好几个同学聊过后,发现大家都逆环境之势,不少人发展得很好。有很多朋友不满现状离开走向更好的平台,还有大佬跑通创业 MVP 不再拘泥于纯粹的打工生活。
这里感谢大佬跟我聊了他的重新求职的经历,以及整理的 HR 面的各种问题,很多我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大佬都准备得非常巧妙,在我看来整理的资料修订一下差不多能直接出书了。

生活

深圳的冬天并不寒冷,将近年底也是基本一件短袖就够,不过最后一个月,南下冷空气带来气温骤降又没来得及加衣服,骑车回家的路上还是会冻得两股战战。
记得那天在北环立交桥底下等红绿灯的时候,冷风从袖口和衣摆灌入。靠前的右方有一对小情侣,男生穿着滑面黑色冲锋衣骑一辆小电驴,后座的女生穿一件短绒连帽的浅色卫衣。女生似乎也被刚过的一阵大风吹得有些冷,想贴上男生后背但是被背包挡住。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侧脸说了几句话,解下背包后她顺势背上。没了背包的阻隔从后面抱住,靠着后背的脸颊泛起如花笑靥,也许他们在一天的工作之后也能感到幸福吧。
我不是一个很热情的人,甚至很多时候不理解为什么别人在吃到好吃的或者收到一个礼物时能有那么大的快乐感受和情绪冲击。大概只有刻在基因的冲动能够让自己来点提神醒脑吧。

最近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初中时候的画面,在操场上朝东站着,早上的太阳悬在半空,光线略微灼烤着不太清醒的脸,睁眼时间稍长些就光线晃得直流泪,于是闭着眼养神,身体站不太稳,软趴趴地摇动。
几息之后微微睁眼,瞥下踮脚来回踱步的体育老师和大腹便便的地中海学校领导,心里默默祈祷未来不要也变成大腹便便的秃头中年男人,只是没想到这件事情来得如此之快。
在大三开始脱发到现在差不多完全秃顶,基因和作息这种东西真的挺难与之抗衡。这一年也都睡得挺晚,说不焦虑是不可能的,大家都在幻海浮沉。

自审

从小就很难让自己去努力好做没有兴趣或者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在给自己施压努力之后会在某个时刻以更大的能量开始反弹摆烂,最后那些事情做的结果也是乏善可陈。
这种性格的趋势下,一直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再加上强烈的拖延问题大多是在一时兴起的状态下努力一番。还好小时候有父母和老师一直在监督驱使我不至于过于掉队,再加上各种升学的时间节点会让你到时间点就产生改变。
而到了目前这个节点,驱使改变的节点又是什么呢? 这一年有时候会反复思考我以后将会做什么,但是我这种拖延迟疑的性格在这种事情上实在没法决断,目前也只是拖着。看了挺多名人传记之后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做大事的潜质,虽然成功的道路是不可复制的,但是那些成功企业家的特质有一些相似之处。(名人传记也只是刻画想象中的样子,你很难全面了解一个人,甚至他自己都不够了解自己)

大概核算了一下时间,我爸大概在我这个年纪就已经有了我,可能他们那个一穷二白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但是站在目前昏暗的道路上,前方的路途依旧瘴气弥漫。从我记事起大概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展现出了非常成熟的特质,估计因为确实贫穷加上社会毒打的经历。
浑浑噩噩的时间比较多,再加上并不喜欢主动去维持和别人的联系,所以很难保持相对密切熟悉的关系,倒是很多时候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主动问我,实在非常惭愧。大部分时间都会感觉自己和周遭格格不入,有时尝试以某种方式更好地融入社会,表演片刻随即放弃。
虽然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善意对待他人,很讨厌与他人发生争吵(但又容易发生争执),直率的性格又会给出并不优雅的行为应答。明知道某个事情这样做不好,但是一时想不到最合适的方式,还是以蹩脚的反应给出反馈。我倒不觉得随性做出选择是一个需要修正的问题,关键是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思想。

我也不是一个能够掌控情绪的人,今年印象很深刻的是和朋友一起去澳门看演出。白天在澳门随便逛逛,途中遇到麦当劳圣代的新品,朋友想吃去排队。当时我不咋想吃,然后给的口径是我考虑一下,然后朋友在排队买了递给我时,反而因为不想吃而直接发火。
尽管说完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本来我就没有明确表示我不吃,但是情绪到了的时候很容易上头。最后也不记得我有没有好好道歉,朋友也就默默原谅了。人总是要对东西有预料感,当各种事情失控脱离自己的判断恰好又碰到到某根情绪的神经,焦虑,惶恐,暴躁,就会一一从深渊溢出。

最后

周围有很多人都在鼓励我继续写点,不知道是出于鼓励还是确实爱看我花了不少时间挤出来的内容。虽然没有明确的数据统计,在我观察的自媒体素材中,好像不少人就喜欢看博主来做一些他们想做但是因为条件制约而不能去做的事情。我的内容可能勉强能算擦着这个边际,我一般是写一些网上很难搜到某个问题的优质解决方案、对某个产品的评价或者是个人的思考感受。
不过今年有两三次有在群里分享东西的时候,看到有不认识的朋友说:“这不是《泫言》吗,我看过你写的文章,很久之前关注过你的公众号”,这个时候还真的挺开心的。 相比之于 2022 年一篇没写,2023 年大概在慢慢恢复写点东西的节奏,不过没写任何和开发技术有关的东西,学的越多越深感自己水平不太行,不太敢写很专业的内容。
看了一下草稿箱与提纲列表,还有好多 19,20 年的构思都没输出,而我还是有兴趣折腾一些小众的东西来让自己的生活体验和使用体验达到一个更舒服的状态。希望2024能稳定多写些东西,科技数码等方向的东西还是有很多能写的,然后希望新的一年能做点有意思的东西。
人生是一场会戛然而止却没有终点站牌的旅程,只是路途的我已然有些累了。 按照我惯常的行文方式到这里应该结束了,但是一想到真可能有人翻看此文,要么拖着冗长碎念读到此处,要么直接一滑到底目炬于此。
大家来都来了,还是再给一点希望和异变的动力,以这句话结尾吧,穷则思变,不破不立

始于 2024.1.1 夜
终于 2024.1.18 夜
松坪山公园旁

听说好看的人都关注了我的公众号《泫言》